梦白ღ

大家好😊

清风 完结



终于坑到了完结

流水小短文         哈哈哈(ಡωಡ)

一缕缕春风袭来,与俩人相融入。

那开在眉弯里的芬芳,风中弥漫着清香,清浅素雅的白色,与流动的风声轻舞飞扬。

“晚吟”温柔的声音在江澄的耳中徘徊。

“嗯,怎么了”嘴角微微翘起,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


江澄望向眼前的蓝曦臣,俨如天鹅般的眼眸,正似琉璃瓶,心荡秋水横波清。




“想叫一叫晚吟”

“我……”江澄还在要吐槽的时候。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缠绕,江澄的脑中一片空白,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蓝曦臣,仿佛享受着的他吻。

蓝曦臣笑意写在他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蓝曦臣”江澄有些愠怒,却也只是瞬间。

远远望去看金凌出奇惊讶,看见自家舅舅居然离蓝曦臣这么近,还没吵起来,简直神奇,可又听不见说话声音。

不料江澄看到到了金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跨出一步,俩人距离比之前远了一点点。

“舅舅”

“还知道回来?”

“我不就是回来了,还要怎样”金·小骄傲·凌不服气的说。

“敢这样和我说话,褪不要了是吧”紫电鞭子向金凌一旁打去地上出现裂痕。看似像要告诉金凌下次在这样,就与那一样。

“哼 , 哼。”跑走了。

“刚刚晚吟为何向前走一步,怕别人看到,嗯?”

“我……没有就是没有”(>﹏<)

“晚吟,说没有就是没有,嗯嗯”温柔的说道。

“蓝曦臣,你说我们会走下去吗,或者说这是一场梦”

“不,不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两朵雪白的云朵,可一刹那间,它们又被霞光染红了,它们继续向前面移动,融合在了一起。


【曦澄】清风 下

嘿嘿     (๑•́ωก̀๑)


如若传尸再传染,那怎个莲花坞要如何应对。  

“江宗主”江澄显然没有听见

   “江宗主”   叫了第二声

  “嗯?怎么了,叫了我做甚”

“江宗主,可是有心事”

“有或没有都与蓝宗主没关系吧?”语气重了些。

有些失落,“江宗主为何不把事情说出来”

“说与不说又有何解,到不如埋在心里,他人不用推测,话语的真假”

“不觉得很累吗”

“那蓝宗主你觉得你累不累”却反问了蓝曦臣。

累又怎会不累,承载着那些

俩人静静的站着,却无言以对。

霞越来越浓,云朵的从白色到焦糖再到蓝墨色,一层一层,浮浮沉沉,飘忽消隐。

江楽走上来说“宗主,传尸越发严重了,隔离的人大批,徒劳无益 ”

“也许缘木求鱼的方法不对,换一种方法或许更有效果 ”蓝曦臣道。

“如今只有传尸灸穴,但又怕医者不敢去”江楽说道。

“把莲花坞的所有大夫派出去,去治疗”

江澄说这话时,都不知还有什么办法了。

江澄喜怒不形于色。

可已过寅时,看了身旁的蓝曦臣,可还未进食。却又不能怠慢了客人

“天色已晚,既已寅时,蓝宗主不如便留在莲花坞用晚膳”

“那便多扰江宗主了”

“无碍”

“江楽,准备晚膳”      

“是,宗主”

端上的翡翠鸡茸羹、水晶滑虾仁、明炉烩鱼头等的肉菜。

令人垂延的美食佳肴,透过窗外盛开的菏花及幽静的池水,在慢慢品味间。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

“蓝宗主,早已过卯时。云深不知处也关大门,是否留在莲花坞过夜?”

“多有麻烦,费心了”

“那还未必。”

江楽引着蓝曦臣来到了茸斋(离宗主房不远却也不近,是一间雅阁),环境静得像一潭水,似乎所有的生灵都已经睡了,一切显得那么安谧。

“多谢,引路”

江楽行了个礼,便离去。

蓝曦臣进入茸斋,一股扑鼻的荷花香迎面而来与房间融合一体。

房间收拾得十分整洁,墙上挂着用金银各色丝线绣着荷花的帐幔,卧榻悬着紫色纱帐的拔步床。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榻边便是窗。

——————————————分界线

通过这件事情,俩人密切往来

“江宗主,可否以字相称”蓝曦臣温柔的说道。

“嗯”

“晚吟,可好”

“不……不是…我”江澄感到深深的恶意

“ 晚吟,还没叫我呢?”委屈巴巴的看着江澄,想让江澄有一种罪恶感。

“蓝涣,行了不”

“晚吟,我说的是叫字”蓝曦臣再度望向了他。

“曦臣”有些不好意思。

“再说一遍可好,晚吟”

“曦臣”无奈(~_~);江澄觉得这人怕是有耳聋→_→

随着时间的流逝,传尸感染逐渐一天天变了许多。

突然某天,蓝曦臣来到了莲花坞,江楽看到了“蓝宗主”行了个礼。

“不知江宗主在莲花坞吗?”蓝曦臣问道。

“宗主,在莲花坞。”

“可否带路?”

“是,蓝宗主请这边走”


省略这个过程(ಥ_ಥ)


“晚吟,我心悦你”蓝曦臣开心的说道。

江澄脸刷得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看起来红扑扑的,头埋的低低的,两只芊芊素手还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江澄心里小鹿乱撞,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许多话儿在嘴边欲言又止,想靠近一步却不敢上前。

看到这样的江澄,心中觉得可爱极了。      可见他却还未回复自己,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在等着他的回答。

“我……我也心悦你,蓝曦臣”

蓝曦臣心里像灌了一瓶蜜,眉角含笑,拥抱着江澄。


澄澄,生日快乐

  生世欢喜意态新            
             乐此时节一世安

我没有感人的语言,来表达诚挚的祝愿;
我没有华美的诗篇,来抒发内心的情感,
只有一颗真心,真诚祝愿澄澄生日快乐!

【曦澄】清风 中

ooc  了        …想不出来了



叁        云深不知处

金凌到云深不知处求学,却与几个世家的小少爷打了一架,惊扰了蓝曦臣清静,导致蓝曦臣不得不暂时出关。

“蓝…蓝宗主”几个人似乎被吓到了。

这几人的披头散发 ,脸青鼻肿的样子。致于金凌也好不到哪去。

“金宗主,还是先去擦药,还有几位小公子。”    

蓝曦臣虽然被打扰到,但出自于蓝家的礼仪,还是这样说了。

这时虽不巧,却碰上了蓝启仁 ,蓝启仁看到了蓝曦臣出关了,以为想通了。

看到了蓝曦臣旁边的那几个。

蓝启仁胡子都抖了起来,厉声道“云深不知处不可在私下斗殴,不可以衣冠不整,不可影响他人,

把《雅正集》的《上义篇》、《下义篇》、

《礼则篇》抄五遍。”

金凌好想哭,为什么要抄这么多。

在莲花坞的江澄知道了,不得而已来到云深不知处,来看金凌。

俩人一见面,“挂彩了,严重吗?”

“舅舅,虽敌不寡众,但也不是很严重。”

“不严重?那脸上的伤从哪里来的,自己来的?”

“我……”金凌不知如何说道。

蓝曦臣刚好经过,

“江宗主”      “泽芜君”两人相敬了个礼。

“江宗主,毕竟金宗主年少无知,有些轻狂。”

金凌不怕鞭子的说“是的,舅舅”

“敢这样和我说话,是不要褪了对吧”

“没,我没有”

两人吵得几乎忘记了旁边的蓝曦臣。

尴尬的咳了一声。

“江宗族,已过午时不如就留下来吃个午饭吧”   

“我……”可一想到当年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那饭菜。让他实在就不下来。

“舅舅,你就留下来”

“好”为了面子。

——————————分界线     落魄人,只在一念间望不见,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泽芜君,似乎已放下过去了。”江澄显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ω⊙

“念兹在兹,又如何谈放下”蓝曦臣说道。

“往事已已,又何必执迷不悟”

“那江宗主,对魏公子的事也不是耿耿于怀吗?”

“我自知放下。”

“怕是……不肯放吧”

江澄突然觉得是我咄咄逼人?嗯?

“打一架,看你我心烦。”

“江宗主,云深不知处不可在私下斗殴”

“我又不是”江澄一拳打过去,打到了蓝曦臣的脸上,

“嗯?不还手?”

俩人打了起来,不用灵力,

半个时辰,打也打累,伤痕累累

“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好像是的,江宗主还是先摖药,免得不好受。”

寒室

看这蓝曦臣的脸上的伤而笑起。

“江宗主在笑什么”

“笑你泽芜君,皎皎君子被我打成这样子”

凉凉的药在蓝曦臣的手上抹在脸上,似乎没有,一点凉意。

江澄整个人都懵了,蓝曦臣在帮我抹药

“泽…泽芜君这怕是有些不妥”

“不用,就当感谢江宗主的帮忙似然帮涣”

抬头望向了蓝曦臣。


莲花坞感染了传尸,消息散布在各大世家。

“叔父,云梦出现传尸,是否要帮忙?”

“曦臣啊,最近云梦出现了传尸了,各大世家都视而不见,都怕惹祸上身。如今能帮多少就尽量帮多少吧”蓝启仁道。

“好。”

莲花坞

往亭中走去。

看到江澄坐在亭中,

远处的蓝曦臣眼中望入身穿紫色衣服的男子,那人很宁静,像水一样柔情。

“不知蓝宗主来到,江某有失远迎”

“冒昧来访,还望见谅。”蓝曦臣温柔说道。

“江宗主,有什么应对之法”

“暂时先只能依靠传尸丸,让局势有所好转”望向远方。



 怪我


【曦澄】清风(上)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

  ooc属于我


(ooc很严重的话,请告诉我,我会改的,)


一年过后,沧桑巨变,时过境迁


当年的事情渐渐的消失在世人的心里,可它依旧存在那些人的心里。

     莲花坞中,弥漫一股幽幽的莲花清香,舟中有一人,穿着紫色的衣服坐在河中央,饮着茶。

清冷的身影,隐约中的喃喃细语,孤身一人。

江澄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也是刻放下这些让自己歇一歇。

“舅舅”震耳欲聋,在江澄的耳中游。

“吼这么大声干嘛,我还没耳聋。”

“没,我怕舅舅听不见,舅舅我想出去夜猎。”

“行,你一人去?”

“不,还有人”

“那行,去吧,记得……安全”

天渐黑,空中有几只鹰莲花坞鸣叫,让人有些心寒  。

“宗主,怕要出事了”江楽说道

“或许吧,但也不知事从何处”冷冷说道。

“这几个月的公事你便去做吧”

“是,宗主”别退下了。

江澄坐在玫瑰椅上迁思回虑,站了起来,往外走去,望向远处。

天空中月亮倒影在水中伴随着荷花,静静的湖面上布满了碧翠欲滴的荷叶。

像是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翡翠伞似的,把湖面盖的严严实实的。

把人的心思猜在湖中,一缕清风吹开了江澄的刘海,那脸似乎微笑却又有些冷漠。

亥时,江澄往房中走去,睡觉


辰时,“宗主出事了”, 咚咚的声音传入屋主的耳中,躺在床上的江澄,说“出什事了?”似乎刚刚被吵醒有些不满。

“宗主,云梦附近一夜之间出现传尸 传染,导致人数渐多(其实就是肺结核),”

“立刻把人有病和无感染的人隔离,以免人数过多。”

“是”

江楽往这边走来,“宗主,这传尸只有云梦一夜之间感染,怕是来势凶猛。”

“就我云梦感染了是吧”

“目前是这样的。”

“那这有否所应对?河水和食物严查,”

“是,暂时可用鳗鲡鱼熬成丸,抵档此病的发生变多

对了宗主,蓝宗主有访”


蟹蟹